主页 > 史书 > 2044年中国必将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易学大师惊人预言正在一一实现
2044年中国必将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易学大师惊人预言正在一一实现

  2015年,一位老者在一次演讲中说道:未来5年会是人类死亡非常多的一个阶段。老天第一个用到的叫瘟疫。这个瘟疫传播很快,而且是没有药可以治的。当时很多人对他的说法不屑一顾,直到2019年年末,新冠病毒开始席卷全球。2020年,世界更是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各地封闭交通,隔离人群,停课歇业。

  如今已经2021年年末了,诡异的变种病毒依然在折磨着人类,看不到拐点和终点。至今为止全球已确认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超过了2.6亿,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520万。为了打赢这场保卫战,全球人民都在努力攻坚。然而这场瘟疫情早在2015年就被这位老者预料到了,他就是易学大师,被称为“中国式管理之父”的曾仕强教授。

  曾老于2018年11月因病去世。很多人在悼念曾老的同时,整理了他生前留下的无数视频演讲,竟然惊奇地发现,在这些珍贵的视频资料中,曾老有意无意地“预言”了很多事情。而且这些预言都在一一实现。今天咱们就来聊聊曾仕强教授留下的7大预言。

  曾仕强教授1935年出生于福建漳州的一个书香世家,祖父原本是当地县政府的一名小官员,后来改行从医。父亲是漳州一所中学的首任校长,对易学颇有研究。十几岁时,曾仕强跟着父亲前去厦门工作,后来在上个世纪50年代前往台湾,并如愿考入了台湾师范学院工业教育系,毕业后留在台湾任教。人到中年,曾仕强又先后前往美国和英国攻读硕士和博士,拿到了美国杜鲁门州立大学的教育行政硕士学位,和英国莱斯特大学管理哲学博士学位。

  1990年起,曾仕强教授开始来到大陆讲学。2007年起,应邀到CCTV《百家讲坛》节目讲述与「易经」有关的内容,从此开始广为人知。曾老将这本上古无字天书讲解得深入浅出、通俗易懂,深受大众所喜爱。

  很多人认为曾老在父亲的影响下,是从小便开始研习易经的。其实不然,他曾经在节目中自曝说,因为39岁时的一场大病,机缘巧合之下,才开始读「易经」的。那一年他因为生病头重脚轻,每天上个二层楼都气喘吁吁,再加上职场复杂的人际关系,每天把他搞得焦头烂额。一次,曾仕强和父亲谈起了近况,父亲说道,早叫你读《易经》你为什么不读呢?曾仕强不解地问道,我生病心烦,跟《易经》有什么关系呢?父亲说,当然有,你如果只把《易经》当作算命看风水的工具,那你就真的小瞧这本书了。《易经》是一本讲道理的书,这个道理正是“变化的道理”。它告诉我们未来是不确定的,会改变的。而我们人生的大部分烦恼都是来自于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恐慌或担忧,这就是所谓的“庸人自扰”。孔子说:“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易经·系辞》也明确指出:“一阴一阳之谓道,乐天知命故不忧”。

  「易经」有64卦,每一卦有六爻,每一爻又有对应的爻辞。64卦对应着不同的事物,情景,现象,特定环境下的人生哲理,以及大自然的运作法则。既包罗万象,变化无穷,又言简意赅,一目了然。曾老说,他读了易经之后才明白为什么说“取象于钱,外圆内方”是为人处世的最高境界。

  “方”代表原则,“圆”代表圆通。我们做人就需要像铜钱一样,有原则,坚持本心,但又要懂得合理的变通,则就容易和别人起冲突。而这里的“圆”是圆通,不是圆滑。圆通是以“诚”为本的,但圆通是以“利”为基础的。人际交往过程中,我们不能过分死板,但也要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事儿,什么是不该做的事儿。正如《周易》中所说的: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

  曾老在1990年的一段演讲视频中提到,进入21世纪之后,中国将迅速崛起,在2044年时,成为世界强国。这并非是一番故意给人打强心针的鸡血式理论,而是曾老以「易经」中的哲学思想为底蕴推演出来的。曾老说,从过往历史可以总结出,中华民族每700年就会有一次大兴盛。7这个数字也是很玄妙的,俗话说“六六大顺,逢七必变”。纵观有记载的华夏史,我们迎来的第一个繁荣盛世是在周公时期。周公旦是西周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被后世尊为“元圣”和儒学先驱。作为西周的开国元勋,他制定和推行了一系列典章制度,使社会安定,百姓和睦。

  第二个极盛时期发生在汉武帝时期时,他破匈奴,征大宛,降服西域,收复南越,吞并朝鲜,使大汉王朝声威远播。第三次是在唐太宗时期。他对外开疆拓土,北方各族共同尊称其为“天可汗”,对内实行文治天下,厉行节约,劝课农桑,开创了“贞观之治”。第四次是在明太祖时期。明太祖朱元璋一生勤于政事,创设了大量的制度典章,为明朝近三百年基业奠定了基础,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后来明成祖时期的“永乐盛世”。

  明太祖之后再加上700年,这一年就是2044年,曾老预测,届时中国将成为世界强国。2000年1月1日凌晨,千禧年的钟声敲响,标志着人类进入了21世纪。不过曾老说,按照中国的传统纪年法,我们从1984年开始,便为步入21世纪做准备了。我们都知道,中国古人用天干地支来纪年,十天干与十二地支相配,产生了60个组合,称为60甲子纪年。

  六十年是一个轮回, 然后周而复始。而甲子年标志着每个轮回的开始。从1984年甲子年开始,中国将经历上元、中元、下元三个阶段,每个阶段20年。在经历完上元,到2004年时,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到经历完下元2044年时,中国的科技也将领先世界。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乍听之下有些迷信,但仔细分析也是能找到其中的科学合理性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时间点,也就是1945年,标志着一个重大的历史分水岭。

  50年代,以“紧张忙碌”和“个人主义”为特征的美国式管理成为了世界各国争相学习模仿的对象。在百废待兴的迷茫之际,美国式管理可以树立明确的标准,制定严密的规章制度和精确的计量方式,便于让经济恢复快速走上正轨。到了70年,以“集体主义、重视团体精神、追求一致性”为核心的日本式管理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1978年,日本一跃成为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然而到了21世纪,伴随着全球化的不可逆性,各种矛盾交织混杂,而中华文化则能够化解和包容,届时中国式管理将是最好的。曾老认为,中国传统文化中注重“ 务实” 、“ 中庸” 以及“ 不执着” 的态度, 是中国式企业管理的三大特征。所谓“务实”是指,要脚踏实地、按部就班地照计划去执行。而“ 中庸”讲究的是一种为人处世之道,决不是和稀泥、左右逢源,也不是走极端。而是合理、恰到好处地做该做的事,说该说的话。“ 不执着”意味着能够随机应变,对于变动的环境具有良好的适应力。

  简单来说,中国式管理是“ 交互主义”,中国的人“太极思想”让我们能够注重事物的变动性,也就是俗话说的:一切看着办。曾老也被誉为“中国式管理之父”。不过曾老也曾经提醒说,虽然2044年中国崛起的气运已到,但还是要靠我们自身的努力才能实现这一结果。

  2010年,曾老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的一场名为“大道易行”的演讲中提到,人类在未来30年内将会面临5大危机:第一,缺水。第二,缺土。第三,缺粮。第四,缺人。而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第五个,也是最要紧的,缺德。

  提到缺水,有人可能会感到不解,地球表面71%的面积不都被水所覆盖吗?也因此地球被称为蓝色星球。可事实上,97.5%的地表水是不适合人类饮用的海水。随着人口增加,气候变暖等因素,人类所拥有的淡水资源正面临巨大的压力。

  根据世界资源研究所的最新数据,全球近三分之一的人口,也就是26亿人生活在“高度缺水”的国家,其中17亿人生活在“极度缺水”的地方。全球水需求预计从2000年至2050年将增长55%,其中农业用水占到了淡水资源使用量的70%,而粮食产量到2035年需要增加69%,才能养活日益增长的人口。换言之,不久的将来必然会出现一次又一次的淡水大危机。伴随着水资源短缺而来的另外一个问题便是土地荒漠化。

  过度耕种、放牧和乱砍滥伐等行为都是造成日益严重的土地荒漠化的诱因。联合国最新统计表明,目前全球有近二分之一的陆地表面、110多个国家和10亿以上人口,都深受沙漠化影响。缺水和缺土导致的一个必然结果便是粮食短缺。截止到2019年,全球大约有1.83亿人处于粮食严重不安全状态,而持续肆虐的新冠疫情更是加重了粮食危机。曾老提到的第四点缺人乍听之下似乎和全球人口过剩相矛盾,但其实曾老这里指的是人口老龄化,适龄劳动人口比重下降,未来人类可能面临严重的人力资源短缺。

  曾老指出这一切的危机的元凶便是当今社会上的不正之风和人们偏离的价值观。很多年轻人都抱着投机取巧的心态,想要不劳而获。物欲横流的社会风气,让很多人贪图奢华享乐。这些都违背了自然规律和人世伦常,如果不悬崖勒马,我们必将自食恶果。

  曾老的第三个著名预言,便是我们开头提到的,5年之内瘟疫肆虐的预测。他说道,天是有眼的,也是公正无私的,而且功过是不能相抵的。功过相抵是我们人类搞出来的花样。在天上看来,功是功,必赏;过是过,必罚。如今新冠大流行即将进入第三个年头,每次眼看局势有所好转时,就会出现新型变种病毒。

  11月中旬,在南非发现的奥米克戎Omicron变异毒株被认为是迄今为止突变最严重,传染力最强的新毒株。从目前全世界的新增病例和死亡病例数据来看,想要维持病毒清零的目标几乎是不可能,以至于世界各地都开始纷纷尝试“与病毒共存”的政策。几年前对曾老瘟疫预言嗤之以鼻的人,如今再回看当初的视频只感觉脊背发凉。

  曾老的第四个预言是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他在一次演讲中曾经说道:“科技就像魔鬼,如果人类有一天终将灭亡,那必然是死于科技。”这番话在当时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和讨论。

  如今科技的进步已经将战争推向了更加残酷的地步,无人轰炸机从起飞、到锁定目标、再到执行轰炸等战术动作,都可以在一个一尺见方的地方利用巴掌大的手机完成。目前全球有超过14000枚核武器,美国和俄罗斯大致相当,都拥有6500枚左右的核弹头。中国大约有400枚,法国、英国、巴基斯坦、印度总共有大约1000枚左右。如果将这些核弹一起引爆,人类灭绝那是必然,整个地球都可能会进入漫长的核冬天。高科技催化下的战争,早已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那样的铁血之争了。科技的进步到底是恶魔还是天使,最终还是掌握在运用科技的人类手中。这就是曾老说的科技终将毁灭人类的意思。也正是因为我们都知道现代化的武器太厉害,全人类的命运都系在那一个小小的按钮之上,如今谁都不敢轻易发动战争。

  不过曾老又说道,“无三不成礼”,有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就有第二次世界大战,也必然会有第三次的世界大战。而第三次世界大战早已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暗流涌动,那就是文化战争。

  1996 年,美国著名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出版了《文明冲突和世界秩序重建》一书,在书中提出了“文明冲突论”。他认为冷战后,世界格局的决定因素表现为七大或八大文明,即中华文明、日本文明、印度文明、伊斯兰文明、西方文明、东正教文明、拉美文明,还有可能存在的非洲文明。冷战后的世界,冲突的基本根源不再是意识形态,而是文化方面的差异,主宰全球的将是“文明的冲突”。互联网时代,谁能够更高效地输出自己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谁就能够更轻易地抢占资源和市场,控制舆论,甚至左右政局,最终通过赢得软实力的较量来征服世界。

  在2010年“大道易行”的演讲中,曾老还说过:从2009年开始,「易经」会有50年的大运,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能够体会到易经中所蕴含的真谛。从上古伏羲创造八卦图至今,易经已经流传了6500多年了。它是大道之源,群经之始,是自然界万事万物发展规律的一个总结。

  上古时期,人类农耕基本上是靠天吃饭。人们对下雨刮风、电闪雷鸣、日月运转等自然现象的原理和规律都一无所知。为了帮助人类,伏羲站在卦台山上环顾四方,揣摩日月经天,斗转星移,猜想着大地寒暑、花开花落的变化规律,于是推演出了8个不同的卦象,这便是后来《周易》的来源。也有一种说法是,一天伏羲在黄河边漫步时,突然从河中飞腾出一只龙马,背负着河图,献给伏羲。伏羲依此推演出八卦。不管怎么样,伏羲创造出八卦后,到了中古时期,周文王把伏羲八卦推演成了64卦,周武王,周公旦写下了部分卦辞,成为了后世《周易》的基本内容。

  下古时期,孔子写下《十翼》又名《易传》,来解释周易,为周易插上了一双得以在后世腾飞的翅膀。易经包含《连山》、《归藏》和《周易》三部分,遗憾的是《连山》与《归藏》大部分内容早已失传。

  可以说易经自创始之初,便是利用自然规律,加上人伦道德,来协助社会顺应自然的发展,最终帮助人们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在易经与皇极经世的那期视频中我们曾经提到,北宋理学家,哲学家邵雍基于六十四卦图,编著了一本推究宇宙起源,预测历史变迁的千古奇书,它就是「皇极经世」。邵雍发现,说不管什么朝代,盛世还是乱世,每30年社稷就会出现一次大变迁。“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就是这个意思。「皇极经世」在年的基础上又设立了新的计量时间的单位,称之为“元、会、运、世”。每30年称为一世。每12世称为一运。每30运称为一会。每12会成为一元。一元就是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代表着一次文明的诞生到毁灭。周而复始,无穷无尽。

  曾老也提到了,每30年发生的一次大变化是自然规律。另外,在传统中华文化中,9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数字,它是单数中最大的数,代表“极阳”,帝王被称为“九五之尊”。1949年,中国人站起来了。30年之后的1979年,改革开放让中国人富起来了。2009年,中国人神起来了,在国际上也更有话语权了。再过三十年,就是2039年,那时中国人安足了。到了2069年,孔子的理想会实现,我们会看到一个世界大同的地球村。

  不过曾老所说的世界大同,并不是所有国家都放弃原有的国界,变成一个不分彼此的世界国。那离现实太遥远,不太可能实现。曾老所说的世界大同包含有两个重点:第一,大国强国能够以王道精神立国,而非霸道精神。第二,各国的治国原则,都兼具平天下的眼光,己安人亦安。

  大同两个字来自于易经的两个卦象,大有卦和同人卦。大有卦,离上乾下,离为火,乾为天。此卦代表火在天上,明烛四方,普照万物,顺天依时,大有所成,是一个上吉的卦象。而同人卦,乾上离下。乾为天又代表君王,离为火代表臣民。同人卦象征着,君王上情下达,臣民下情上达,君臣意志和同,上下同心,谋事有成。

  早在春秋时期,孔子就提出了世界大同的伟大愿景。可理想总是丰满的,现实总是骨感的。我们和身边的朋友、同事、亲人相处,都难免发生冲突,要想达到世界大同,更是一件难事。难点不在“同”,而在“异”,如何求同存异。因为每一个人的生长环境、人生观、价值观都不相同,我们不可能要求大家完全一样。上升到国家更是如此。然而只要全人类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天下为公,万众一心,然后彼此去磨合,互相尊重,就能够达到全球范围的政治、经济、科技、文化融合大同,形成一个全人类高度互助共荣的社会形态。

  不过曾老也提醒说,在2069年达到世界大同之前,我们在2035年会经历一场大劫。至于这场灾难会以什么形式出现,曾老并没有点明。灾难过后,我们将会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

  曾老的第七个预言是关于印度的。刚才我们提到,中华民族每700年会经历一次大兴盛。这次我们从1984年开始,步入了一个120年的大运,在2044年达到顶峰,然后延续到2104年。2104年之后,引起世界瞩目的另一个国家将是印度。曾老做出这样预测的一个重要依据,是印度人的强烈自我认同感和民族自信心。

  近些年来,印度在国际上确实越来越被看好。很多人认为以印度的战略价值,人口以及地缘优势,成为世界级的大国指日可待。尤其在在2019年,印度的GDP达到了2.87万亿美元,超过了英国,法国后,不少人更是惊呼印度崛起了!

  最近十多年,国际500强企业中印度裔CEO的比例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涨。硅谷三巨头,苹果、谷歌和微软中,印度裔CEO就占两个(微软CEO:Satya Nadella,谷歌CEO:Sundar Pichai)。今年11月29日,推特创始人杰克·多西宣布辞去CEO一职,由首席技术官帕拉格·阿格拉瓦尔(Parag Agrawal)接任。阿格拉瓦尔出生于印度孟买,2011年起进入推特工作,此后便是推特人工智能技术开发的核心人物。他的上任让很多印度人都沸腾了,一些印度人甚至自信地说,99%的印度人生下来就是天才。

  不过即便这样,还是有很多人对于曾老印度崛起的这一预言持怀疑态度,因为从当前形势来看,印度依然存在着很多问题。比如说严重缺水。印度的降雨量非常不均衡,雨季洪灾,旱季旱灾,旱灾与水灾,可以直接隔天就发生,前一天还渴得要死,第二天就淹死了。截止到2020年,印度仍然有超过半数的国民,也就是6.4亿人,得不到安全卫生的饮用水,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字。在印度每年就有约20万人死于缺水。以至于印度某些邦甚至催生了“水妻”的现象,男子娶妻为的就只是让她们去遥远的地方取水,可谓白天是劳动力,晚上还是劳动力。

  另外,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印度次大陆历来都存在着各种不同的势力,而且各有各的影响范围。是英国人以殖民统治的方式,强力将印度次大陆的各方势力揉在了一起,造就了今天的印度。以至于如今印度社会和谐的表象下,各宗派与民族之间的矛盾深重。殖民印度的200多年间,英国从印度获得的财富多达54万亿美元,大概相当于现在英国20年的GDP。

  如果分摊到200年时间里面,那么每年高达2700亿美元,这可是一个天文数字,而且这个钱还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的钱。至今为止,印度很多工商业领域还是英资独大。最让人感到无奈的是,英国人剥削了印度几百年,印度人非但不恨英国,还感恩戴德。究其原因就是,没有英国的殖民统治,就不会有今天的印度。印度虽然独立了,但却只是殖民时期的延续,所以很多人都说印度“得国不正”。除此之外,臭名昭著的种姓制度,女性所面临的的悲惨处境,制约经济发展的土地所有制等等,都是印度所面临的的问题。

  有人说,印度人的自信来源于历史上他们从来都没有强大过。对于印度人来说,今天的印度就是历史上最强大的印度,这就是印度人民为何如此乐观的原因。反观中国,曾经当过几千年的世界老大,然后被西方列强按在地上痛揍了几百年,打得连头都抬不起来。历史上的中国也曾经是外夷臣服、万邦来朝的强国,后来也·经历了从天朝上国滑落至东亚病夫的时代,所以中国人才更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崛起,什么才是泱泱大国应有的样子。一个做过劳斯莱斯,后来家道中落,现在想努力重回巅峰的人,是不会因为把座驾从丰田换成奔驰,就沾沾自喜,到处嘚瑟的。因为他知道,这和过去自己所取得的成绩相比,还差得很远。可那些以前开三蹦子的,搞了个二手捷达,就自我感觉良好到不行,因为起码一天比一天好了,不是吗?

  不过如今距离曾老所预言的2104年还有80多年,我们也不能把话说得太满,到时候国际形势会如何变化,如今仍是言之尚早。

  2018年11月,曾老病逝时,享年84岁。他曾经提到过人生73、84是个坎,很多人说曾老预言了自己的死亡。也有人说曾老在公开场合谈论了太多类似预言的东西,泄露天机,亢龙有悔,才导致了自身气运开始下降,否则会更加高寿。

  曾老一路走来,受到过万人追捧,被誉为“国学大师”,“易学大师”,“中国式管理学之父”等等,但同时也遭到过很多非议,骗子、神棍之类的指责,至今不绝于口,是毁誉参半式的人物。不得不说他的很多理论确实在正统学术界难有一席之地,但不可否认的是,曾老能够将晦涩难懂的易经讲得深入浅出,风趣幽默,绝大部分人是没有这个水平的,也是曾老让无数原本对周易一无所知的普通人,得以慢慢培养出对周易的兴趣,进而更加亲近我们的传统文化。

  如今逝者已矣,“大师”也好,“神棍”也罢,我想以他的知人论世之能、冷眼看穿之智,又哪里会在意呢!